避免做交通意外主角,切勿跟車太貼(Part 1)

政府有云:「跟車太貼,易生意外」,到底跟車太貼又有甚麼問題,這裏跟大家分享一下自己跟車太貼的經歷。
切勿跟車太貼,尤其是當前面的車是...

01) 準備衝燈的車

紅綠燈是個很麻煩的東西,當你以為可以越過它時,它會突然要你剎停。當大家駕駛多了,偶然也會衝黃燈,甚至衝紅燈。
有些人習慣了衝燈,有些見人地衝,自已又跟住衝。衝慣了,很易給一種 "無賴" 的駕駛者連累。
所謂 "無賴" 是指那些原本打算衝燈、或沒有留意燈號、甚至睇錯其他燈號,忽然由順勢通過變成緊急剎車…跟在後面的人預料不到前車會突然改變策略,只要稍為疏忽的話,就領野撞上前車的屁股。
我親眼見過一宗意外,當時我站在路旁。巴士司機以為前面貨 van 會越過黃燈,在燈位前巳準備停下。以當時貨 van 速度和走勢,我也斷定該貨 van 會越過黃燈,誰知貨 van 在差不多抵達白線的一剎,二話不說硬生生停了下來,後上的巴士根本不夠空位剎停,一頭便栽到貨 van 去,把貨 van 推出白線以外 ... 貨 van 司機沒有錯,但衰在有點無賴,引致他人犯錯。
任何物体移動都有慣性,尤其是重型車輛,並非話停就停,要有一定時間及距離給它反應。貨 van 明顯較巴士輕,它可以很快停下來,但巴士較重,加上當時乘客企到出門口,需要較長時間才能停下來。貨 van 司機自知守法要停,卻沒有為巴士和乘客著想。
我不是在鼓勵衝燈,
原因 (一) 有些人越過紅綠燈時車速太快,在沒有回顧倒後鏡及考慮當時交通狀況下,作出不尋常減速動作,導致交通意外,實不應是紅綠燈設立之本來目的。
原因 (二) 如果在紅綠燈前有其他車在後面跟貼,那便不應在臨近燈位才突然改變本來的決定。例如想停下來,應預留適當空間及時間,盡早剎車示意,讓後來的車知道,使大家能夠安全地停下來。

有些交通燈旁邊,會有一枝橙黃色的「衝紅燈相機」,當臨近有相機的交通燈要份外小心,因為絕對衝不得,無情講。衝紅燈會被拍照,被警方檢控。
由於它有相機,你必須趕及在紅燈前停下,要對轉燈時間、車速和剎車距離拿得很準。打算衝綠燈,甚至衝黃燈都會比平常困難得多。

在這種交通燈前面千祈不要太快及避免加速,尤其留意後面是否有車跟貼,因為後車太貼會令你不敢剎車太急,有機會在紅燈前停不下來。

我試過後車跟得太貼,給推住衝過黃燈,車尾越過燈柱便轉紅燈,相機跟住閃了兩下,以為相機是閃我,幾驚呀。後面那輛車根本沒想過要停,過了燈位才停下來,被拍下來應該是他。

02) 拾下拾下唔知想點的車
甚麼人駕車會表現得拾下拾下? 通常是那些正在尋找路向,猶豫不決,驚驚青青,雞手鴨腳的人、或正在跟別人通電話、或在車上尋找東西的人。跟隨在這些人後面,需不斷減速來遷就前面那輛不知想怎樣的車,會感到不知所措和厭煩。當你忍耐不住的時候,你的車頭只會越來越嗅近前車…我已很多次給這種車激到死死下,因為它通常在不知不覺間突然減慢,甚至停下來。

03) 時快時慢理人感受的車
某日在西營盤遇上了一輛貨 van,這輛時快時慢的貨 van,加上一部佔用快線的平治房車,便造成了一個發生意外的舞台,想起仍抹一額汗。
由於是單程路,這輛行駛途中不時又快又慢的貨 van,沿途已令我很不愉快,無奈一直只能跟著它後面走,直至去到有雙線行車的道路 -- 我終於有機會擺脫它 !…這段路我每天都搭巴士經過,很熟悉的,但我早被這輛時快時慢的貨van 擾亂了心神,忘記了途中會有一條斑馬線…
話說貨 van 自慢線(左線)上斜,而一輛慢駛中的平治在快線(右線)之上,兩部車在交通燈起步後,一直並排而行,行駛了差不多半個山,恰似預早夾埋玩我,真氣過火屎!…
過了一會,貨 van 稍稍超前,平治慢慢墮後。此際,我故意追近貨 van ,希望跟我平排的平治司機肯讓我一下。只見懶洋洋的平治司機正與女乘客聊天,懶得理我,於是只有忍。
後來,大約一個車位終於出現了。雖見到超車機會,由於離平治車頭太近,cut 過右線似乎太不禮貌,我仍等平治溜遠一點才抽頭。不久,那輛時快時慢的貨 van 香港腳又發作了,它開始無厘頭慢下來,快退到我的車頭…我不再等了,決定一抽,由貨 van 後邊轉往右線,怎料.....一離開貨 van 車尾,眼前出現的是一對母子正在斑馬線過馬路…


那刻我腦海閃出好像臨死前一刻的念頭,第一,只兩個車位的距離我沒把握剎停,但人命攸關點都要試,連累平治撞上來也沒法;第二,在斑馬線撞到兩個人,是沒可能犯的大錯,我怎樣負得起這個責任…
幸好千鈞一髮之際,阿媽拖住個仔急向前衝,我的倒後鏡幾乎擦到女人的屁股。若非阿媽醒目,大概我要落車去看她們血流披面的樣子,到那時怪誰設這陷阱來坑我也無補於事。
這是一個跟車太貼的凶險經歷,隨時還會禍及無辜,大家要記住。


04) 
不想讓你超前的車
有些駕駛人自恃高傲,不論他開得有多慢,你千萬不要推他的尾,或閃他的燈,否則你休想越過他的頭。
偶然也會遇到這種人,他們不一定是飛仔車,許多時會是普通的房車。若是外表很辣的車,大家都不會去惹它吧反而外表平常的車,大家較難判斷司機是甚麼脾性。
高傲的司機一旦認定你在推他的尾,他會故意減慢阻礙你前進,若你以為是他的不對,繼續向他施壓,他會忽然來個危險的大力剎車回敬你,把你嚇得彈開,不敢再接近他。最慘的是跟在最後面的我,一起也要急剎車,否則我也會栽到你的車尾上。
若見到路上有人玩緊野,記緊離開遠一點。
通常高傲的司機會重複做兩次剎車請大家小心。在路上無故急剎車,是危險及損人不利己的行為,請各位切勿模仿。

05) 電單車
曾經有一位汽車司機,把另一個駕電單的人催迫至撞山而死。不要以為只有這個汽車司機才會犯這個錯,原來在日常路面也很易也發生這種事。
有些電單車司機不知死字點寫,駕著綿羊仔載住女朋友,老是霸著快線行。由於綿羊仔不快,很容易便會給其他車追近。


為免造成對方發生墮車意外,我通常不會逗留在它的後方,以免對它造成壓力,影響電單車的平衡,我唯有轉到慢線越過它 (註:左線爬頭不合法)。
曾經有日在雨中,我前面再前面有一輛綿羊仔正在行駛。由於當時在龍翔道,彎多路又快,路面又濕滑,我前面的七人車還追得那綿羊仔很貼,我意識到意外隨時會降臨。於是我減慢,距離七人車約個車位之外…不久,七人車急剎車,我也急忙減慢,剛好停在七人車後面。只見前面七人車上的司機和乘客急忙落車跑向車頭... 原來綿羊仔上的司機和乘客都巳倒
天雨路滑,實不應迫害只得皮包鐵的人。

06) 救護車

相信大家在救護車的車尾見過兩句說話「救護車,勿緊隨」,這兩句話有甚麼意思呢?
很久以前,我不敢跟隨救護車,但不知道其原因為何。後來觀察了許多駕駛者,他們跟在救謢車後面行駛不見得有甚麼危險或問題,漸感這兩句話 "呃人"。
直到有一天在太古城,我跟在一輛救護車後面,它當時沒有響號也沒有閃燈,並非進行緊急任務,但它行駛速度時快時慢,不知在搞甚麼鬼。
轉了一個右彎後,它漸漸慢下來,繼而在一座住宅門前停下,並亮起死火燈。我冷不防它會停下來,車子靠得很近,前面的視野給它肥大的車尾遮住了。「啊,原來它是來接病人,估計剛才救護車司機在認路,所以時快時慢。」明白後,我扭呔轉往左線,加油爬頭…不料一抽頭,又見到斑馬線了,又嚇一驚!

作死那輛救護車剛好停在斑馬線前面,它令我完全看不到有斑馬線,也看不到救護車前面有無人正在過馬路…剎車也來不及。若果又因此撞到人,真係水洗都唔清。
大家要小心救護車會無厘頭突然停低,跟隨它真的是「唔慌有運行」。

07) 巴士,警車
跟隨巴士太貼有
很大問題,巴士車尾非常硬淨,就算平治撞上去,一樣摺晒。巴士車尾塵大,廢氣排放多,冷氣又會滴水,跟住巴士不止車身容易發黑污糟,擋風玻璃又會起水漬,連車廂和冷氣都易積碳。
可知道,跟隨巴士可以令你荷包唔見錢。對於新牌人仕,巴士專線是隨時出現的高危陷阱,阿Sir 很喜歡躲在巴士專線捉人。
我曾在前往德福花園途中迷路,在龍翔道轉入彩虹道時,不小心跟隨巴士進入巴士專線,結果給埋伏的阿 Sir 捉到抄牌。只能慨歎巴士實在太大,即使離它不近,仍沒法看清它車底下,神不知鬼不覺的巴士專線。一旦誤入巴士專線,只能看看有無阿Sir 等緊你。
你可能不相信,我竟在同一地點,同一故事,又係去德福花園時迷路,不過今次我沒有跟隨巴士,卻跟著一個騎電單車的阿 Sir,順路闖入同一條巴士線。

「咦,乜呢度咁熟面口,弊喇!」即刻想剎車倒後返出去,但見前面阿Sir 巳經頭噩噩,一定知道我巳經闖入了,倒車返出去隨時告埋危險駕駛,都係唔好...衰o左喇,唯有慢溜搏阿 Sir 睇我唔到.....你睇我唔到....。
「咦,好似無事喎。」阿Sir 越走越遠,但他忽然向右邊揮手,原來橋下早巳有專人等候我大駕光臨,我忽然覺得自己似一條魚。
記緊凡在不熟悉的地方駕駛,千萬要小心巴士專線,它通常會在路口出現並即時生效,只要你稍一不慎就會睇佢唔到。所以當你策劃前住一個地方,先在地圖書找出目的地附近有無巴士專線,以免失暈誤墮警方陷阱。或者當預備轉入一處從未去過的路口時,必須減慢車速,先觀察路口兩旁有無警告牌先好轉入去,入o左去先發現就太遲了。
記住巴士能行的路,私家車未必能行,阿 Sir 能走的路,更加不要跟風,最好還是離開阿 Sir 越遠越好。

08) 重型貨車

緊隨重型貨車會有甚麼危險,相信大家估得到。年中不少車禍涉及貨車,它車身又高又重又硬,若然普通私家車栽過去,因為推它不動,那股衝力便無法卸去,跟撞牆一樣,車上乘客所受的撞擊便加倍。
撞擊時,私家車會插進貨車底,因貨車尾一般較私家車頭高,私家車車頭的防撞系統包括泵把和緩衝結構都會起不到原有作用,所以跟貨車碰撞相當不利。
還有,重型貨車的車軩紋很粗,加上其孖轆設計可以夾起路上任何大型碎片,包括螺絲、石頭、垃圾等硬物,若近距離被擊中,車身撞凹,車漆刮花脫油,擋風玻璃破裂等都很常見。若見到前面貨車車轆夾著東西轉動,千萬要避開,我有朋友試過成塊玻璃被拋出的大石打爆。

我的車子可謂体無完膚,皆因每年都會中一兩發小型貨車子彈,中彈時會發出嚇人的 "啪" 聲巨響,成車人都要大吃一驚,這種無可避免的損害是每位車主十分心痛的事情。
有次在一個兩線匯合的公路,好心讓一輛旅遊巴先行,我跟隨其後。結果好心著雷劈,它捲起了不知甚麼硬物,狠狠地在我的擋風玻璃上留下了永遠的一粒星…好後悔當時讓它先行,自此之後我不敢留在重型車後邊。

09) 海鮮貨車或會漏水的車

我最討厭那些跟海鮮貨車並排而行的私家車,那些司機覺得無問題,但因他們阻塞快線,令後邊的車無法快速超越海鮮貨車,在貨車後邊猛吃海水。

貨車上濺下來的不知甚麼怪水,車頭機器和擋風玻璃很快沾滿白色又乾又黏的東西,令人十分不舒服,尤其剛洗得晶亮的車身。

所以我每次見到會放水的車,都不會在它身邊逗留,第一時間爬過它,避免自己污糟之外,讓後上的車免卻受罪之苦。

過往會放水的貨車以運載海鮮居多,近來有許多其他類型的密斗貨車、貨 van 及一種深藍色的貨櫃車都會放水,那些水泥黃色都有。

論放水量最多仍以海鮮貨車居首位,車身呈藍色,車裏有魚缸,車頂有氣泵,車尾有排水膠喉將水放出。有些海鮮貨車甚至一路行駛一路大量排水,當馬路係廁所,非常離譜。須知這樣做,會令本來乾爽的路面變得濕滑,跟下雨的路面是一樣的。

我曾經在太子道西天橋落斜前往荔枝角道,在臨近一個燈位前踩到地上的一條貨車留下的水漬,左邊踩水那兩個轆一剎車便冼軩,只有右邊兩隻轆無冼軩,掣動力不平衡導致車身向右轉動,橫掃了十多米才停得下來,嚇得我半死,路邊的人還以為我玩緊飄移!

所以海鮮車的水,是絕對有理由令閣下的座駕失控打滑。所以凡在乾快的日子裏見到地上有水,尤其在燈位、路口、斑馬線之前,便要提防剎車可能會冼軩,未必能在預定位置停下。

10) 鮮果蔬菜車
運載鮮果蔬菜的貨車,為方便搬運貨物,一般車廂較開揚,車上貨物無遮無擋很容易掉到路面。如果貨物落地後散開還好,假如仍保持一大箱便需要閃避,因為高速下碰撞貨物不知會有甚麼結果 (例如引致安全氣袋彈出)。

另外,貨車上常以發泡膠盒盛載蔬果,發泡膠輕盈容易隨風飄起,然後飛到閣下的面前。雖然車子跟發泡膠碰撞未必會有大損傷,但還是可免則免。

11) 垃圾車或隨時有雜物掉下來的車
垃圾車很臭,相信沒有人會跟隨它。這裏指的垃圾車,是那些運載建築廢料,將垃圾堆到天咁高的貨車。這種車就是搞到大家終日車身花斑斑的原兇之一,它一路行一路有沙石碎片自車上掉下來,跟著它最好保持距離,但這個距離不少。
原來石仔掉到路上是會彈下彈下,越高掉下來彈得越高,跳得也越久,所以不論你離開那垃圾車多遠,這粒石仔依然像導彈一樣迎面而來,最後擊中後面的車。
我試過跟隨一輛這種貨車,沿途巳遠離它,而它也沒掉過甚麼東西下來,以為自己走運。正當我加速企圖在它的右邊超越時,它剛好經過一處天橋駁口位,就這一下凹凸位令它跳了一下,一粒波子般大的石仔從貨車上掉落到我車前的路上,我即時減速但仍被 hit 中車頭!
還有一種我未親身遇過,但見過有人中招,那就是一張床褥乘風自垃圾車飛起,掉到路上,後來的車不以為意轆o左上去,點知成張床褥捲進了前轆的沙板內,把整個前輪包住不能轉動,車當然立即動彈不得。
有人因床褥攝在車底拖行冒煙,要找消防員。亦有的士將床褥碎片捲入車輪,長時間摩擦引致起火,燒毀了半邊車身。

我自己曾經在路上遇過的雜物包括:

(1) 一大堆破碎的木板鋪滿整條馬路,好彩無爆呔;
(2) 撞爛發泡膠盒,幸好裏面沒有裝住東西
(3) 地盤工人的安全帽 -- 路上很流行的雜物,幸好車子無 low 低,無加裝頭唇,否則必定撞爆;
(4) 一舊大石....慘啦,o彭一聲巨響,引擎偈油槽撞凹半吋;
(5) 有人掉下的車輪蓋 ....又係 bomb一聲巨響,幸好只撞到車底,但後面的寶馬踩中吉爆了呔;
(6) 有人在我車後,靜靜鷄在車尾放了一搭棚竹,我開車倒後時後波雷達射唔到地搭上的搭棚竹,結果撞到那堆竹,竹撬起頂到車底發出巨響;
(7) 對面線的貨車轉彎時,然向我這邊行車線洒下大堆汽水罐,鋪滿了整條馬路,完全無法避開,汽水罐撞到車底噹噹聲;
(8) 最危急的一次,還是在東區走廊快線上突然遇到一箱完整的物件在路中央,見到它的時候巳很接近,即使急剎車仍會撞上它,那一刻我的左邊有輛車 "mark" 住我唯一逃走路線,決定剎車直至左邊這輛車越過之後,立即急抽過左線,剛好緊貼該車車尾,僅僅避過那箱東西... 
 雖然車子劇烈搖擺一下後沒有發生意外,但被車上的友人鬧餐死他們覺得寧可撞向那箱東西,也不應這樣抽頭,他們擔心我會失手撞到左邊那輛車。
自此之後,我開始留意其他行車線的狀況,尤其是轉彎後我比鄰線先看到有障礙物,我會打死火燈警告後面車輛,然後盡快讓出空位,等其他有需要閃避的車輛有地方可以走棧,而不是好似 mark 在我左邊這輛車,沒有反應。老實講,那個箱被撞後,可能爆開,可能飛過對面線,可能直接打到 mark 住我這輛車的車身,大家都未必好。 

12) 改裝飛仔車或超級跑車
首先,我不是針對擁有辣車的駕駛人或車手,只想表達辣車擁有的特殊性能,會對其他人產生甚麼威脅。
先講一個危險的故事,吐露港公路的一個晚上,我跟隨著一輛改裝過的Corolla,在右線行駛100公里,大家當時並無超速,我也沒有跟車太貼。忽然在一處右彎遇上前面交通全面停頓,所有行車線大塞車 ...
Corolla 最先見到狀況,但他沒有即時亮起死火燈,只顧自己急劇減速,由 100 -> 50 -> 0 公里,忽然停下...跟隨在後面不遠處的我,因視線受隔音屏所阻,發現大塞車時巳太遲,那輛 Corolla 巳很敏捷地停定了,我還未開始減速,心中一驚 ... 我急忙按著死火燈並全力剎車,但我預料沒法像那 Corolla 一樣 「o鼠」一聲便停下來,並將車頭瞄準 Corolla 車尾,萬一真的碰撞起來可以均勻一些 ... 幸好當時右線有工程,雪糕筒封了一條行車線,我於是一邊剎車,一邊靠右撞低雪糕筒進入了右線,到停定時我剛好在 Corolla 的右邊 ... 我沒有撞到佢,算好彩。
這件事令我明白到,凡改裝過的車,車的制動力會較一般未改過的車強很多,而駕駛這類車的司機,反應和身手通常較為敏捷,他們剎車所需要的距離可以很短。若果跟隨這類改裝車,萬一遇上緊急事故,他們會停得又快又狠,你要有心理準備沒有足夠空間停車,隨時要跟他們碰撞。
昂貴的超級跑車更加擁有非凡的剎車系統,制動力異於常人,跟它們接近必須萬萬小心,吻它們代價會很高。

13) 泥頭車載住剷泥車的拖頭車
車頭及擋風玻璃上傷痕,許多都是泥頭車及剷泥車在路上「播種」造成的,尤其是剷泥車履帶上沾附著的泥沙和石頭,不用一個早上巳替許多車,包括在對面線行駛的車,添上種種或大或小的創傷,是路上最無人性的超級破壞王。
也許是執法部門的功勞,或是業內人仕的體恤,近年上路的剷車巳清理得乾淨,少了沙石掉到路上,行駛起來巳較為安心。

14) 深夜中行駛的士
有一晚在公路行駛中,見到前面部的士忽然噴出水花,好像洗擋風玻璃。心裏奇怪:「洗玻璃通常在出猛太陽時才會,月黑風高無端端洗乜野玻璃...」再看清楚一點,原來車尾的乘客正在...狂嘔!我食正尾水呀,拿拿聲轉線避開。

15) 小巴或的士
大家都知道小巴和的士在路上的名聲都不是很好,很多駕駛人認為他們駕駛霸道又粗暴。本來我不太認同這種講法,因為在路上遇到大部份小巴和的士都很有禮,有時甚至看到他們給私家車欺負。不過路上的確存在害群之馬,我差一點因此撞到一輛小巴後面。
事緣於一次在旺角紅綠燈起步,我在左線,一輛小巴在中線。起步後小巴很快地由中線繞到我的前面,當時我還在加速,以為小巴只是開得快及切線,沒有意識到它會停下來...怎料它切線後真是急劇地停下來,搞到我急忙剎車,車上老友向前一仆。我不明白為何要這樣閘我的車頭,我後面又沒有車,明知自己上客,會停一段時間,這樣做一定會把我截停下來,真係無聊到極。我要入後波才能駛走... 自此後明白小巴司機名聲為何這樣差了。

16) 很殘舊的貨Van、不用踩 Brake 的車
初學習駕車的大哥大姐,你們是憑甚麼方法,去判斷你前面的那輛車是否正在剎車呢?
答案容易不過,當然是 [看車尾燈]。當前面的司機要剎車時,他會踩腳掣 (或叫制動踏板、迫力或 Brake),腳掣跟車尾的紅色燈有連接,只要踩腳掣,車尾燈便會點亮,後面的車輛便會知道司機正在剎車。
有時,司機為了特別警告後面的車輛,會很快的輕踏腳制幾次,讓車尾燈作出閃動的效果,吸引大家的注意。不是很多司機能做好這個閃尾燈的動作,因為 UN 腳速度要快的同時,又不使車子疾下疾下,是幾考腳掌的靈活性。

返回正題,[看車尾燈] 其實是個錯誤答案,當你遇過以下情況便會了解。
某日,我跟隨著一輛很慢的殘舊貨 van 上斜,距離個半車位左右,當上到山頂正開始落斜之際,我的車忽然跟貨 van 快速的接近,當我感到有點不妥時,貨 van 巳停下來,我幾乎撞到它的車尾... 你可能不明白我說甚麼,你試幻想一下,當你跟著一輛車落斜路,前面剎車你也要剎車,否則你會撞埋去。但前面這輛殘舊貨 van 由山上走到山下,剎車又好,減慢又好,它的車尾紅燈一次也沒有著過,無法憑車尾燈去判斷它的剎車,很易出意外。這件事之後,我領悟到太殘舊的車可能車尾燈是壞的,不能正常點亮... 但當去到紅綠燈位時,我看見這輛舊貨 van 的車尾燈終於亮起,原來它並沒有壞,只是車上的司機不知玩甚麼把戲,令車尾紅燈沒有亮起。估計他利用手動波拖波減慢,然後直接拉手掣把車剎停,便可令車子停頓而無需踩剎車... 若以陰謀論去想,前方的車很殘舊,他可能故意用這招數搏我疏忽跟他碰撞,然後屈錢也不奇。
事隔不久,我在吐露港公路又遇上一輛不用亮起車尾紅燈 (不用踩腳掣)便能由100公里停下來的飛仔車,今次情況更加危急。行駛中忽然遇上全線大塞車,前面的飛仔車急促減慢,但它由始至終沒有亮起車尾紅燈,我根本不知它在剎車,到醒覺到他正利用手動排檔拖波剎車時,巳經靠近了許多,差不多要裁到這位高手的車尾。我欣賞駕駛技術高的人,但他們沒有顧及其他駕駛人的感受,有時真的有點痛恨駕手波太叻的人,隨時害人終害己。
所以敬告各位,不要單憑看對方車尾燈來決定是否剎車,要練習不看對方車尾燈也能知道對方減慢的能力,這個很重要。

17) 準備進入迴旋處的車
我曾在迴旋處發生過一次輕微碰撞,被別人從後撞尾,幸好大家的車子都很硬,只是他車牌撞裂了。我的另一位朋友比較不幸,在預備進入迴旋處時停下,被後面高速衝來的失魂車撞毀了車尾,還要跟對方週旋了許久才獲得賠償。迴旋處可以說是馬路上最為危險的地方,不論你駕駛技術多高多小心,一樣有機會發生意外。

迴旋處出意外分四個階段:
(1) 未進入迴旋處
我想說香港的迴旋處設計很差,因為它喜歡在直路尾加一段微微左彎後突然出現,不容易預先發覺,令人防不勝防。
當我還是新牌仔時,由於人生路不熟,尤其當前面沒有其他車帶路,突然見到迴旋處時會收掣不及直插入內,有次在天水圍更幾乎衝上迴旋處中間的花槽... 幸好每次衝入迴旋處都沒有其他車在迴旋處內,否則後果可想而知。 由於迴旋處設在直路尾微微向左,甚至有時向下彎,未轉完左彎前駕駛人是看不見迴旋處,更加看不見停在迴旋處前的車,這裏是最容易撞別人車尾,尤其是未熟路不知會有迴旋處的人。所以通常在直路尾未轉左彎之前,我會提早踩迫力並打右轉燈號,甚至打死火燈,讓老遠的其他車知我在左轉後會減慢 (試想一輛準備左轉的車,卻打著右轉燈號,是否有古怪?),若果進入左彎後才打燈,後面的車已看不到,有機會給後來的車追撞。 舉個例,有次我前往上圖一個迴旋處,在未到迴旋處的大直路上,一望空闊,一輛車也沒有,那裏車速雖限制50公里,但我見前後無其他車,難道要50公里慢慢爬過去?
我知道直路尾左彎後便是迴旋處,那天路面乾爽,我有信心在左轉後停得住.... 正想提升速度之際,心中突然感到不安,覺得路上將有古怪,於是保持車速駛至直路盡頭... 在左彎開始出現時,我見到有一輛警車停在左彎內,有個阿Sir正拿著雪糕筒站於路中,他還未走到直路尾讓我看到,他想保護另一輛在迴旋處內發生撞車意外的車。若果當時我決定加速,以為停得住就錯了,我事先沒想過直路尾後面會有人在路中,可能會收掣不及把阿Sir 撞倒。 所以不論你知道直路後微微轉左會有迴旋處與否,都要小心減慢,以免有死車出現。


(2) 停在迴旋處前
當迴旋處內有其他車時,我們要停下等待...
不過各位千萬不要等太耐,在迴旋處每等待多一秒鐘,你車子的尾巴和你脖子危機便增加多一點,越停得耐便越危險。 
我不是叫各位不顧一切衝入迴旋處,而是爭取時間避免給後來的快車追撞。 假如你停在迴旋處外,而你後面是一個看不通遠處的左彎,後來的車若果是高速的,他在轉彎途中才見到你,很容易便給你撞。他甚至會剷上你的右邊,把你整個車身刮花 (真的見過有架車監硬爬上右邊分隔牆上,左邊則擱在另一輛車身上)。 若然你後面已有車停下還好,但這也不代表安全,還是走得快好世界。為何這樣說,你估得到我為甚麼給人從後撞嗎? 對方的答案竟然是「冼腳」! 他踩住迫力的腳滑開了,車輛溜前把我撞。而我卻因為錯過了出車時機,等多一兩架車後便給人從後忽地一撞,早走一點便無事了。

(3) 準備駛進迴旋處
這階段比較簡單,只需睇準時機踩油出車便可。唯一守則是一旦決定出車便要駛出,不要突然停下 (所謂彈弓)。因為後面的車見你駛出,他便會順勢溜前並將注意力轉到迴轉處右邊,若你突然停下,後面的車未必及時回頭察覺,很多時撞車因此而起。 

反過來,假如你前面的車準備駛入迴旋處,而你在後面跟著,你不要懶腦定以為它一定開走,太早把目光轉往右邊。你必須將注意力放在前面這輛車上直至它完全駛離你的車頭,才好把目光轉往右邊,這樣做是防止前車因其他障礙忽然停下而沒有察覺。

我試過一次,睇準機會正想踩油出車之際,竟然有個人在我車頭橫過 (日光日白唔知佢係人定係鬼),剎車唔切;又試過有單車呀、狗呀衝出來攔住...
 睇準時機後,先回頭望清楚車前面有無障礙,才好郁車比較穩陣,咪大腳油標住去

(4) 在迴旋處內
大家要注意迴旋處裏面的危險,我見過有三種 。
(一) 假如你在迴旋處內行駛,應避免跟其他車並排,或逗留在對方盲點,盡量使自己和對方看得到大家的燈號和走勢,須不斷觀察前後左右的情況,隨時預備有車突然 cut 線或者停下 

(二) 小心迴旋處裏面會有 "貪快走捷徑" 的人過馬路,由於有大花槽遮住,真係你又睇我唔到,我又睇你唔到,好易停唔切撞倒人

(三) 小心迴旋處內會有死車,尤其在夜晚,試過有輛工程車停在迴旋處花槽旁的快線上,黑蚊蚊無警告又無閃燈,真係幾乎炒埋去。 


(5) 駛離迴旋處
這個階段是最多意外發生,最多爭抝,最難弄清楚誰是誰非的地方。
要搞清楚迴旋處正確玩法的確不易,政府網頁雖有指引教大家在迴旋處出入的規則,但即使閣下了解並跟隨政府方法,其他人亦未必知道或了解,一樣會出事。
運輸署提示助你駛過廻旋處

所以不要強將自己心中的法規,套在別人身上,假定其他人會依讓路給閣下。
新牌仔因為經驗少,對車裡車外的情況難免比較生疏,很難一眼關七,想在迴旋處一邊找出口,一邊操控和留意其他車輛並不容易。最好在迴旋處內多走一圈,例如第一圈先確定出口位置,第二圈才駛出,這樣通常比較安全而且無需手忙腳亂。

我試過在葵涌貨柜碼頭附近的三線大型迴旋處內,一邊轉一邊找出口,當時我在第三線(最近中央花槽)行駛中。一看到「荃灣」出口便甚麼都忘記了,沒有打燈便把車頭朝出口連 cut 兩條線過去,結果我給第二線那輛貨車勁呠,我驚覺時它已停在我左邊門那裡,真的好險,感謝那個貨車大哥。

18) 亮著倒車燈的車

有些駕駛自動波車的人,喜歡在燈位(紅綠燈)停車時把波棍推去 P 檔,以為這樣對車子好,其實未必。
我見過有人把檔位誤推到 R 檔而不自知,車尾白色的倒車燈一直點亮,待轉綠燈時一踏油門,車子便往後跑。若然你停下時跟得太貼,要小心前車會倒後撞向你。
也許閣下聽過有人踩錯油門當 "剎車" 衝落海,也有人推入後波當一波
我自己曾試過入錯波一次故事是這樣的,某日我送親戚一家人到北角,打算在路邊停一停讓他們落車。由於路邊泊滿車,我倒後駛入一個 S 位內停下。只是短暫停頓,我以為沒有推入空檔,拉手掣的必要,只一直踩住迫力及離合器。到大家 say 完 bye 後,我便鬆開腳掣諗住踩油向前走,點知怪事發生了,架車唔郁嘅? 好似壞壞地。於是再大力點踩油,車子竟然向後跑 ! 嚇到我死。我以後停車都不敢偷懶,做足入空波及拉手掣的動作。 原來每逢有事做錯,車子踩油便不動不去,切忌再大力踩油,先停下看清楚。

我又試過有一次打算在燈位前停下,踩剎車不單無反應,車子仲開始加速,正感奇怪之際,發覺右腳踏在剎車掣和油門之間的空隙中,我急忙想將腳從空隙拔出,不料波鞋底太闊,竟然給兩個踏板卡住拉不出來心中驚恐起來..... 看著車子不斷溜前快撞到前車了... 大約只有兩秒就到了... 我沒想到拉手掣 ... 怎辦 ? 我冷靜下來,直拔是沒法拉得出來,把腳朝腳踏下邊的空位拖出便可以了,終於化險為夷,真驚險。
自此之後,我不敢穿闊底波鞋駕駛,鞋的闊度最好窄過兩個腳掣間的空隙,避免有卡住的危險。

19) 左搖右擺、踩白線行駛的車
偶然會遇到前面行駛中的車忽然左搖右擺,而且經常踩到左右兩邊白線.... 通常我會分析對方是否有病或醉酒,猶豫一會再決定是否立即要超越對方。後來發生了一件事,令我不必再諗,要即時加速爬頭。
話說有一晚在吐露港行快線中,前面的車忽然偏右行駛,右邊車轆有十多秒踩著白線前進。我的友人警告我,前面那輛車的舉動令人不安,要求我立刻爬頭,可是我沒即時採取行動,而且那輛車不久返回快線中央行駛,我覺得再沒爬頭必要...
不過當去到大埔時,我再沒這麼好彩,這輛車再一次偏右踩白線行駛,隨即「啪」的一聲巨響,我的擋風玻璃打爆了一粒大星星... 後悔都黎唔切。對方踩白線行駛,將正常路面以外的石仔、螺絲之類硬物捲起,狠狠的砸到我玻璃上。

多謝看完咁長的一篇文章,還有 PART 2。
http://holiday-driver.blogspot.hk/2011/11/part-220111112.html

[2010-07-24 發佈,2013-12-07 更新,holidaydriver]

1 則留言: